移动互联网

程维、柳青现身“吹风会”325天后滴滴仍无顺风车

编辑/作者:安安 2019-07-19 我要评论

下线325天后,滴滴顺风车返场意愿表露无遗。 7月18日,滴滴顺风车首次举行媒体开放日。当天,不仅滴滴出行CEO程维与总裁柳青首次同台公开露面,而且核心高管几乎全...

程维、柳青现身“吹风会”325天后滴滴仍无顺风车

  下线325天后,滴滴顺风车“返场”意愿表露无遗。

  7月18日,滴滴顺风车首次举行媒体开放日。当天,不仅滴滴出行CEO程维与总裁柳青首次同台公开露面,而且核心高管几乎全员出动。现场,柳青回忆过往不时哽咽,程维则消瘦了不少。

  去年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成为滴滴创业以来的最大打击。“为了这个业务我们要不要担这么大风险?我们要不要担归零的风险,这是我们非常真实的内部心态。”柳青再次表明公司内部的纠结。

  尽管如此兴师动众,程维却再三强调:“目前我们依然没有明确的上线时间。”至于迟迟不上线原因,柳青坦言:“我们比较怂”。

  不过,滴滴顺风车复出却再次升温。媒体开放日上,其推出女性专属保护计划,并承诺将持续公开、透明地与外界沟通,在未来一段时间不断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反馈,与用户共建顺风车安全。此外还透露,试运行期间会先开放白天和市内场景。

程维、柳青现身“吹风会”325天后滴滴仍无顺风车

  复出

  暂无时间表,未来试运营开放白天和市内顺风车

  媒体开放日上,滴滴核心高管几乎悉数出席,包括滴滴CTO张博、滴滴网约车平台公司CEO付强、滴滴网约车平台公司执行总裁陈熙、小桔车服总经理陈汀、滴滴普惠出行事业部总经理付军华以及滴滴国际业务的负责人朱景士。

  当天,顺风车何时上线自然成了话题中心。

  “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时间。但是在未来,顺风车试运行期间,我们会先开放白天和市内的场景。同时,试运行期间免收信息服务费。”滴滴顺风车总经理张瑞表示。

  这是否意味滴滴顺风车试运营已有时间表?对此,张瑞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如果以后我们觉得安全产品功能达到一定预期,我们决定试运营,先开白天或者市内,但是具体没有明确的时间计划,也是希望广泛征求意见,把产品改善好后,再决定什么时间上线。”

  对于迟迟未能如愿回归,柳青坦言:“我们比较怂”。“谁愿意每天无数人骂你黑心,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是为什么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的重要的原因。害怕那么多人为或者技术力量不能完全兜底的情况。”

  此外,程维表示,如果顺风车要上线,肯定要跟各级主管部门汇报沟通。“同时还跟大家表达我们所想所做,听听大家真实的反馈。”

  不过,现场仍透露滴滴顺风车的未来规划。程维表示,目前并没有公布未来顺风车的价格,但有机会上线的话,肯定还是低价位,尤其是顺风车长途用户,里程越长价格越显现。而且不会把规模和盈利当成主要目标。

程维、柳青现身“吹风会”325天后滴滴仍无顺风车

  痛点

  近期频打安全牌,柳青:再遇恶性事件很难想象

  安全无疑为顺风车的痛点。安全事件频发,网约车、顺风车行业合规化进展加速。目前滴滴进行安全预防整改,若万一恶性事件再次发生将怎么办?对此,柳青表示:“你问我如果再次发生怎么办,我很难想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只能交给各位来评判,我们会全力以赴,争分夺秒,拼尽全力,希望能够把安全做好。”

  实际上,近两个月时间,滴滴频频打出安全牌。7月2日,滴滴在北京总部首次举办安全主题媒体开放日,安全管理团队详细披露近期安全工作进展。时隔半个月,再次公开强调安全话题。7月16日,滴滴方面表示,已与多地警方合作,加强司机背审,配合警方完成调证6500多次,邀请警方录制行程播报,并在全国开展近百场司机安全培训,同时,滴滴在全国227个城市已实现使用短信报警。7月18日媒体开放日上透露,滴滴顺风车将会推出女性专属保护计划。

  2018年5月,祥鹏航空公司一名空姐在郑州夜间乘坐滴滴顺风车时遇害,百天之后,浙江乐清一名20岁女孩搭乘滴滴顺风车的途中再次遇害。当年,滴滴做出暂停深夜服务、对司机进行安全考核、筹建安全监督顾问委员会等动作,试图向公众展示出对安全的重视。

  今年3月15日,滴滴宣布将进一步升级安全管理组织架构,任命原地方事务部负责人庞基敏为集团安全与政府事务部高级副总裁,同时任命侯景雷为集团首席出行安全官,负责网约车安全与集团安全体系建设。时至7月2日,滴滴首席出行安全官侯景雷首次公开了网约车安全管理体系全景图,2019年滴滴预计网约车安全投入将超过20亿元,安全工作团队已扩充至2548人。

  乐清顺风车安全事件之后,滴滴公司未能第一时间向公众道歉曾一度引发讨论。回顾当时境况,柳青在媒体开放日上首度公开解释。

  “你没有实际行动的时候,光用言语表达觉得特别苍白。当时我们团队可能没有经过特别多的风浪,因为很多人都是第一份工作或者第一次创业,突然间经历这么大的事情,公众期待我们第一时间的道歉,但当时我们特别纠结,人命光道歉就可以吗?”柳青复盘了公司内部情况。

  柳青介绍 ,顺风车部门第一时间讨论了顺风车下线的问题。“如果顺风车没有下线,我们站出来说对不起是很苍白的,当时顺风车已经有很多订单,还有很多具体责任问题,后续处理的问题,如何给公众一个交代。实际上,内心都是充满了愧疚,我们是非常想道歉的。”

  抢食

  多平台已布局,出行行业面临群雄纷争

  滴滴顺风车下线前是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其空出的市场空间,一直由嘀嗒出行等平台承接,但这一片天量市场对各大平台的吸引只增未减。

  目前出行行业正暗潮汹涌,出行国家队也即将成立。3月22日,长安汽车与苏宁、一汽集团、东风汽车、腾讯、阿里等共同投资设立以新能源汽车为主的共享出行产业。

  此外,美团打车上线“聚合模式”,高德重启顺风车业务,哈啰出行与首汽约车合作网约车服务,与嘀嗒出行接入出租车服务,自身还上线顺风车业务。

  面对外部竞争,程维表示:“在我们内部,过去这几年的重心早就不在竞争上面了。当年优步跟滴滴竞争时,专车领域竞争也很激烈,那时我们就决定不会有大规模的补贴,行业最终还是会回归理性,看谁能提供最安全,效率最高,最便宜的服务,滴滴希望成为一个长远健康发展的企业。”

  2015年6月上线的滴滴顺风车曾被寄予厚望。前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2015年表示,“上线后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做到了出租车几乎用两年才完成的成绩。”

  界面新闻曾报道,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2017年,顺风车的GMV接近200亿人民币左右,收入是20亿人民币,净利润接近9亿人民币。同年,滴滴的净利润是10亿人民币,剩下的一个亿来自代驾,2018年顺风车GMV的目标是400亿人民币,净利润20亿人民币。

  对于顺风车业务盈利能力,程维表示,网上有很多报道实际上不准确。顺风车显然不会仅是滴滴盈利的业务。“我认为今天顺风车远远还没有到它盈利的阶段,对整个行业都是一样的。”

  柳青则透露了顺风车在滴滴内部的占比情况,其表示,“顺风车的订单是100万到200万单,滴滴今天全天的出行为2000万到3000万单,占比差不多是5%到10%。”

  滴滴顺风车沉寂近一年时间,滴滴经营问题备受关注。2018年9月,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发表的内部信提到,6年来滴滴没有实现盈利,2018年上半年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元。当时新京报记者从其他信源获悉,滴滴创业近6年合计亏损约390亿元。

  现场,程维表示,滴滴是烧了很多钱的企业,在过去包括未来很长一个阶段里,都不会把追求盈利当成最重要的目标。过去虽然收了一些Take Rate(抽成),但绝大多数都又以C(乘客)端的补贴和司机的补贴返还回去,实际上滴滴还是一个亏损的企业。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见习记者 程子姣 编辑王进雨 校对 贾宁

文章来源:新京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对于网友投稿的文章请仔细核对其真实性,如遇要求汇款转账情况,请格外谨慎。

相关文章
  • “青曙”模仿微信表情红包涉侵权 腾讯索赔500万

    “青曙”模仿微信表情红包涉侵权 腾讯索赔500万

  • 程维、柳青现身“吹风会”325天后滴滴仍无顺风

    程维、柳青现身“吹风会”325天后滴滴仍无顺风

  • 朵丽丝:元气少女修炼手册 让肌肤自带美颜功能

    朵丽丝:元气少女修炼手册 让肌肤自带美颜功能

  • 小包裹 大爱心,联想乐呗商城即将启动公益活动

    小包裹 大爱心,联想乐呗商城即将启动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