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夫妻“北漂”十年,在四川老家安监控“陪”留守孩子和父母

编辑:安安 2018-04-15 我要评论

父亲:她(女儿)跷二郎腿那天,我刚好打开摄像头就看到那一幕,然后提醒她这样子不好。 北漂10年后,何自兵尝试借助科技的力量,陪伴留守老家的两个孩子,当然,还有...

夫妻“北漂”十年,在四川老家安监控“陪”留守孩子和父母

  父亲:她(女儿)跷二郎腿那天,我刚好打开摄像头就看到那一幕,然后提醒她这样子不好。

  “北漂”10年后,何自兵尝试借助科技的力量,陪伴留守老家的两个孩子,当然,还有守着那栋老屋的父母。

  今年春节前后,何自兵先后从网上买回两个镜头可以360度旋转的监控摄像头设备,一个安装在阆中望垭镇老家其中一个房间的墙壁上,一个安装在屋外房檐下,他只需在手机上点开与监控设备绑定的APP登录账号,就可以随时观察家里的情况。

  何自兵说,孩子周末放假回家做作业,自己可以通过摄像头陪伴督促孩子写作业,父母也上了年纪,身体不好,自己和妻子常年在外打工,摄像头也能帮助自己随时看到父母,这样心里会踏实很多。

  监控 /

  在家跷二郎腿写作业,竟被上班的父亲看到了

  坐在靠窗的小桌前,小嫣拿出书本,开始赶写周末作业。

  她抬头朝墙壁安装监控摄像头的位置瞥了一眼,除了监控设备的颜色依旧是白色外,视觉神经没能反馈给她更多信息,听觉神经也没有反馈任何信息给她,如果摄像头此时有声音传出来,哪怕是很轻微的声音,她也可以很容易确认:在北京打工的父亲,此时正拿着手机,打开与监控摄像头设备绑定的APP软件,观察着她在屋子里的一举一动。

  小嫣正襟危坐,试图让自己表现得认真一点,“万一爸爸这个时候正在看我写作业呢”?但几分钟后,先前的那股认真劲便从这个活泼好动的小女孩身上消失了,她有些坐不住,抬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

  “做作业,还翘个二郎腿哇?”父亲的声音,从监控摄像头的位置传来,小嫣从父亲说话的语气判断,父亲并没有很生气,但这个“从小怕爸爸”的12岁女孩,还是赶紧放下二郎腿,重新调整坐姿,继续埋头写作业。

  “有些不自在。”12岁的小嫣跟成都商报记者抱怨,总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父亲看到,同样有这种“不自在感”的,还有上初三的哥哥小秋。原本,兄妹俩平时一起在房间里写作业,但父亲此前通过摄像头观察到,兄妹俩一起写作业,喜欢打打闹闹,做作业不专心,最后才又买了一个摄像头,托邻居帮忙安装在屋檐下。只要天气好,小秋就端小板凳坐在屋外摄像头的视野范围内写作业,妹妹则留在屋内写作业。

  隐情 /

  孩子做作业不认真,母亲让他回家想办法督促

  不过,当初家里决定安装监控,确实与兄妹俩的学习有关。

  望垭镇位于阆中市东北部,是阆中最为偏远的乡镇之一,这里山连着山,沟连着沟,小嫣一家所在的断门垭村,就在一处被沟壑隔开的半山腰上,步行到镇上,需要1个小时。

  小嫣兄妹俩一直跟爷爷奶奶在这片山上长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使得兄妹俩跟爷爷奶奶更亲近,对常年在外打工的父母有些惧怕。“特别怕爸爸,去年有人跟她(小嫣)开玩笑说如果不好好读书,爸爸过年回来要收拾她,她就哭了。”奶奶罗玉芳说,有时候,当自己的话对两个孩子不起作用的时候,自己也会以“给你爸爸打电话”为筹码来增加说话的分量。

  今年63岁的罗玉芳因为不识字从来不敢独自出远门,她常以自己为例叮嘱两个孩子要好好学习。3年前,为了更好地照顾在镇上读书的两个孩子,她特地在镇上租了一个单间,照管两个孩子读书,老伴则独自一人留在老家种庄稼。但很多时候,她会等两个孩子吃完饭去学校后,急匆匆赶回老家帮老伴干点农活,然后再掐准放学时间赶回镇上的出租屋为俩孩子做饭。

  让罗玉芳头疼的是,周末带着俩孩子回乡下老家,由于自己和老伴都要抓紧时间忙农活,俩孩子在家没大人监管,“做作业的时候就发呆,或者跑出去耍……”罗玉芳不止一次为此事打电话给儿子,让他回来想办法督促两个孩子学习。

  今年春节前夕,何自兵回老家,得知村里通了宽带网络,便决定在家里安装一套监控摄像头设备,通过遥控的方式督促俩孩子学习。

  孩子 /

  监控下做作业有压力,但被陪着的感觉很好

  监控设备是何自兵花几百元在网上买的,每个周末,只要小嫣兄妹俩放假回老家,在该做作业的时间段内,何自兵都会抽时间在手机上点开与老家监控设备绑定的APP登录账号,监督俩孩子做作业的情况,有时候是纠正女儿写作业的坐姿,有时候要提醒做作业“开小差”的儿子。

  在摄像头下做作业,小嫣兄妹俩坦言有压力,他们总担心爸爸随时躲在摄像头后面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不过,兄妹俩又觉得做作业的时候,有爸爸陪着的感觉真好,虽然看不到爸爸的脸。

  小嫣说,“我写字的时候喜欢躬着背,爸爸只要通过摄像头看到了就要说我,说话也不会凶,感觉很温暖。”

  “其实我哪有时间一直打开手机看他们,就是空闲的时候打开看一下,看他们是否在做作业,或是他们在家里没,她(女儿)跷二郎腿那天,我刚好打开摄像头就看到那一幕,然后提醒她这样子不好。”何自兵说,如果自己有事忙不开,会让妻子登录账号通过监控观察俩孩子做作业的情况。

  奶奶罗玉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监控安装之后,小嫣兄妹俩的学习习惯确实发生了一些改变,至少,在该做作业的时间内,不会偷偷溜出去玩,做作业也比以前要认真。

  ■夫妻心声

  再漂几年就回老家陪孩子和父母

  何自兵表示,安装监控摄像头,除了督促陪伴两个孩子周末学习之外,自己还能够随时看到父母的近况,这样心里也会踏实很多。

  何自兵和妻子都是“北漂”一族,这些年,他在北京当空调安装工,妻子在北京一家商场上班。多年的打工生活,何自兵和妻子一直放心不下的,是留守老家的孩子和身体不好的父母。

  几周前的一个星期天晚上,下雨,罗玉芳66岁的老伴骑摩托车将罗玉芳和两个孩子送到镇上的出租屋。罗玉芳目送老伴离开,并叮嘱下雨路滑,骑车小心,她估摸着老伴到老家的时间就打电话,但电话却一直关机。

  “难道是出了啥子事了?”罗玉芳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心里紧张得不行,她原本想打电话让老家邻居去看看老伴回家没,但准备拨号时才想起自己没有邻居的号码,正在焦虑之际,她想起了儿子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她赶紧给儿子打电话。

  接到母亲电话后,何自兵赶紧在手机上点开与屋内摄像头绑定的APP,黑漆漆一片,他又赶紧切换到屋外的摄像头画面,仍是黑漆漆一片。焦虑地等了几分钟后,当他再次拿起手机时,终于看到父亲出现在监控画面里,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下来。原来,父亲骑车的时候,不小心摁了关机键。

  这一次经历,让何自兵决定,再“北漂”几年,就真的回老家了,陪着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

  ■专家观点

  这是陪伴教育留守孩子的创新,是监督更是一种爱

  在四川警察学院心理学副教授陈华看来,何自兵通过安装监控陪伴监督孩子学习的方式,是陪伴教育留守孩子的一个创新方式,但除了监督学习,父母更应该意识到,这也是一种向孩子更好、更直接表达爱意的方式。

  “父母安装监控,表面上是为了监督孩子学习,可能让孩子觉得父母不信任自己,随之产生逆反心理,这就提醒父母要注意引导孩子的心理,告诉他们,安装监控不只是为了监督他们学习,更是为了能够随时看到他们,陪着他们,让孩子感觉到父母的爱。”陈华举例说,比如孩子回家开始做作业的时候,父母可以先跟孩子打个招呼,说一些温暖的话,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爱,“有爱的孩子,表现会更好,学习也会更加有积极性,他们会自觉地努力学习,来回报父母给他们的爱”。

  西华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教授、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负责人、硕士研究生导师康钊说,当前很多父母为了有效实现对孩子的监管,采用网络通信、远程监控等多项前沿科技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界限,营造一种更有科技感的陪伴体验,以此弥补孩子孤独成长的遗憾,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充分实现情感关怀,与此同时也可实现对孩子的异地监管,解决了父母外出务工和家庭难以两全的矛盾。

  不过,康钊也提醒说,爱玩是孩子的天性,处于青春期的孩子,自我意识开始迅速发展,不大愿意受到过多管束,家长出于关心安装监控设备后习惯性地随时去监控孩子,这可能会引起孩子的反感,将其理解为父母对自己的不尊重和不信任,会给孩子心理发展埋下一颗不良的种子。此外,孩子如果想到自己时刻处在监控之下,反而可能不敢大胆表现,有些孩子可能会在父母监控下规矩行事,而背后行为举止判若两人,这需要家长注意。

文章来源:北青网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对于网友投稿的文章请仔细核对其真实性,如遇要求汇款转账情况,请格外谨慎。

相关文章
  • 美团滴滴打车停止发放补贴!网约车大战“熄火

    美团滴滴打车停止发放补贴!网约车大战“熄火

  • 夫妻“北漂”十年,在四川老家安监控“陪”留

    夫妻“北漂”十年,在四川老家安监控“陪”留

  • 江疏影变粉嫩少女不停刷手机 略施粉黛回眸挥手

    江疏影变粉嫩少女不停刷手机 略施粉黛回眸挥手

  • 苏宁蜜蜂节手机快修:换电池+换屏占比81%

    苏宁蜜蜂节手机快修:换电池+换屏占比81%